首页 政务 焦点 要闻 综合 市州 高校 图片 评论
 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资讯 > 评论

唤醒的过程:为教育札记《唤醒》序

时间:17-12-12 09:28:22 来源:湖南教育网 作者:刘创 编辑:早尔 浏览数:117


在柏拉图的一则寓言里,生活是一个充满幻象的洞穴,只有走出洞穴的哲人才能洞悉生活的真相。因为爱与责任,哲人不仅自己认清了真相,最终还要带领众人一起走出洞穴,即便这意味着要受到世人的责难。这则寓言激励了许多人,也包括《唤醒》的作者周艳。新时代的中小学校长们,目前面对的教育也是一个充满幻象的洞穴,他们已经或正在意识到自己的责任,都在努力扮演走出洞穴的哲人。

在我看来,这是一本记录如何“走出洞穴”的教育杂记,它用简单随意的文字呈现给我们的是,教育是如何让灵魂与美苏醒的过程。

就这种苏醒的目标和过程而言,唤醒是作为教育的根本出发点而存在的。年幼的苏格拉底有一次问父亲,怎样才能成为一个好的雕塑师。父亲是闻名遐迩的石雕师,他回答说:“我并不是在雕刻狮子,狮子本来就沉睡在石块中,我只是在唤醒它而已。”其实,每个学生都如同石块里的狮子,他们都有着自己生命内在的纹理与密码,那些固有的灵性是与生俱来的。教师的职责是雕琢他们并唤醒石块里沉睡的心灵,激活他们蛰伏的秉性与潜质。教育是一种自由的成长,谁也不能够代替这一过程,我们要做的是创设条件帮助孩子们成长,通过我们的唤醒,最终让他们实现自我唤醒、自我觉醒,亦即实现所谓的“文化自觉”“教育自觉”。

我曾讶异于中国古画里的人物形象。在中国古画里,当人物出现的时候,我们看到的大多是简单线条勾勒出来的朦胧身影,那些人物表情模糊,甚至可以说没有真正的面孔,画里的人物永远是那么小,像蚂蚁一样,人被边缘化,以一种可有可无的存在形式处于古代的审美关系中,人成为一幅画的点缀。相当长的一个时期,我们的教育也如同一幅中国古画。我们的教育处于各种社会关系之中,而教育的对象变得模糊,他们似睡非睡或似醒非醒。我们常常在“办一些人满意的教育”的时候,将孩子们异化成千人一面的蚂蚁,他们不知不觉从教育的主体关系中退出。周艳说,她的“唤醒教育”实践,就是“把‘人'放在中央,培养‘完整的人';‘完整的人'其实就是一个人之所以为‘人'的状态和要求,它包括知识能力、健康的身心,以及健全的人格等;因此,培养‘完整的人'就是要把真正的‘人'给找回来。”

毋庸置疑,周艳的“和学生一起成长”,一方面是从教育大师们经典的作品中得到养分,一方面是从丰富的教育实践中汲取营养。她关于“找回人、唤醒人”的文章,有的是一些案例,有的是一些理念,有的是探索性思考。有的文字甚至还有些絮絮叨叨,作者在这里成了一个慈祥的母亲抑或一个极富责任心的姐姐。这些文字承载了周艳理性的思考与爱的力量,也见证了她使梦想变成神话的过程。如果你是周艳这所“国际生态学校”的一棵树,在每一个清晨,会有鸟儿优美动听的声音唤醒你,会有和煦温暖的阳光拥抱你。同时,你将会获得“一棵树的教育开悟” :“种树和育人是相通的,两者的本质都是给予对象呵护、关怀,于育人而言,这种呵护与关怀就是让孩子们养成习惯、铸造品质。”(《一棵树的教育开悟》)

揠苗助长是病态的“唤醒”,或者说是另一种沉睡方式。“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”这一被无数人曲解而形成的中国传统教育中的顽疾,早在宋代就引起过足够的重视。宋代废止了自汉代开始整整持续了10个世纪的童子科考试,建议废止这一制度的奏疏里说:“人材贵乎善养,不贵速成,请罢童子科,息奔竞,以保幼稚良心。”这对于今天受困于教育焦虑症、受困于揠苗助长的泥潭,忽视孩子成长规律的我们,或许不无参考价值。周艳认为,教育是美好慢慢的苏醒,面对阳光生命,教育要和煦慢养,宁静慢养;唤醒的过程,就是让孩子自我反思、自我管理、自我超越的历程,那扇蓄满美好的窗户,由他们自己去推开,然后去发现更多的生命之美。(《阳光生命 和煦慢养》)

当前国内教育教学改革的浪潮一波紧接一波,各种“翻转”“探究”“合作”层出不穷,各种新名词、新模式、新理念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,那些所谓的先锋教育家需要经常扮演革新者、批判家的角色,扮演不拘泥于传统向权威挑战勇于开拓者的形象,他们让教育不断处于“解放”的形态之中。我们与其把这些定义为“教育改革”,不如把它们看成是信息化时代中西方教育思想的碰撞与激荡,看成是众多形形色色的教育思想累积和淤积中的一种宣泄与释放。

我们怎样才能从容而负责任地面对我们的孩子们?中国今天的教育,无论是寻求回归传统,还是对西方现代教育的迷恋、逼近与模仿,或苦思冥想地渴望超越一切教育范式,都必须回归并坚守教育的本质。周艳把雅斯贝尔斯的“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”这一经典名言融入自己的血脉,一直致力于以“唤醒”为使命,致力于把“人”找回来。“知行合一”的中国教育智慧,在周艳低调的“唤醒教育”实践中焕发出迷人的光彩。

探究思想之源几乎是每个教育者的职业习惯,我也试图在作者文字构建的教育美感中发现什么。在湖南教育杂志对周艳采访的一篇文章里,讲到了曾任18年校长的父亲对周艳的影响:“多年前,作为校长的父亲让童年周艳深刻体会了教书育人的使命感;多年后,已为校长的周艳更是在此正能量的基础上进行着探索”。这让我想起古罗马皇帝马可·奥勒留写给自己的那本书,奥勒留超凡的品格修养源于什么?《沉思录》的第一句话便给出了答案:“品质闪耀在良好的传承中——我从父亲那里学到的。”周艳从父亲那里学到的关于教育品质的传承,这让我印象极为深刻。

我在想,周艳一直在用自己的爱、责任和教育智慧践行“唤醒教育”,这又何尝不是对当下沉睡着的教育的一种唤醒。

不管教育领域的改革多么热闹非凡,也不管你是否乐于认可,那种漠视学生主体性存在而导致“完整的人”教育缺位的异常化阶段,还远没有结束。想起一句很流行的谚语: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。我们对当下教育的弊端有太多的讨论,怎样去改革也有太多的探索和思考。仅仅有清醒的认识是永远不够的,责任要求我们切不可闭上眼睛装睡,切不可妥协于当下的畸形教育并与之握手言和。“唤醒教育”最基本的前提是,作为唤醒主体的教育者,自己必须真正醒着,才能用“一个灵魂唤醒一个灵魂”。

是为序。(作者刘创,系湖南理工学院教授)


了解有温度的教育资讯,尽在湖南教育网微信。请扫描二维码免费阅读。

关于我们|网站地图|联系我们

湘公网安备 43011102000486号 湘教QSl-200504 湘ICP备12010102号-1

本网站由湖南省教育厅主办,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承办。
Copyright 2000- hnedu.cn,All Rights Reserved
本网违法与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31-82207750 举报邮箱:447038018@qq.com

关注我们

新浪微博

腾讯微信

二维码